《[晋v]明宫禁脔_by_玉玲珑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[晋v]明宫禁脔_by_玉玲珑- 第106节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换嵫『蜗继欤 薄?br />   朱宝蟾拍了拍手,仿佛已经恍然大悟。 
  “对了!事情应该是这样的!雷盟主喜欢的人其实是自己的师弟楚云天,而为了阻止师弟与师妹的恋情才勉强要娶何霞天。可是他没想到何霞天还是勾引了心爱的师弟,于是他冲冠一怒杀了自己的师弟!如果得不到就最好是毁灭!” 
  “小胡子郡主!你不要把我师父想得和你一样变态!我师父根本就是喜欢男人的变态!” 
  沈孟飞瞪了朱宝蟾一眼,朱宝蟾却满不在乎的样子。 
  “谁说喜欢男人的男人就是变态?你自己不也喜欢林沐风吗?如果你认为这是变态的话,为什么不听你的师父的话娶尹春华或是蒋翠屏?你为什么还那么辛苦地想要和林沐风团聚?” 
  “林沐风对我来说是很特别的人!” 
  沈孟飞冲着朱宝蟾大吼一声,朱宝蟾却放声大笑起来。 
  “哈哈哈哈……也许对你师父来说,他的师弟楚云天也是特别的人!” 
  沈孟飞生着闷气,不再理会朱宝蟾。朱宝蟾却涎着脸,拍了拍沈孟飞。 
  “你现在如何打算?是和我回南陵王府还是要回正义盟见你师父?” 
  “我要去京城救沐风!我要告诉他那只是一场误会,我并没有娶蒋翠屏。我的承诺没有变,我一定会带他一起浪迹天涯的!” 
  “好吧!我们一起去京城找林沐风!不过,在此之前我得先去探探京城里的动静。” 
  “我又没说要和你一起去京城!” 
  沈孟飞懒得理会朱宝蟾,这一路被朱宝蟾牵着鼻子,结果却知道了师父的一些并不光彩的往事。沈孟飞已决定要甩开朱宝蟾独自去京城营救林沐风。 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
  紫禁城内,最近的气氛异常紧张。 
  林沐风死死盯着王安,不让他有任何单独接触接触永乐帝的机会。虽然如此,林沐风的内心依然无法平静。 
  永乐帝也隐隐感觉到林沐风有些反常,但是这种疑虑却总是在林沐风的撒娇和嗔怪中消失得无影无踪…… 
  今日的天气异常沉闷,天边已是乌云滚滚,却一直下不下雨来。 
  林沐风依然穿着鲜红的曳撒,上面的用金丝线绣成的巨蟒显得格外刺眼。 
  御书房中,龙案上摆放着新鲜的水果,林沐风正在用一只玉签子扎着水果喂永乐帝。 
  “皇上,奴才王安请见。” 
  御书房外突然传来王安的声音,林沐风的心跳已不由加快。 
  “王安?朕也很久没见他了,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。” 
  永乐帝一口叨住林沐风手中的西瓜,鲜红的瓜汁顺着他的嘴角缓缓流下。林沐风手中的玉签已空,却仿佛丢了魂一般发起了呆。 
  “沐风,你还不去给王安开门?” 
  永乐帝不禁有些奇怪,林沐风自觉失态,连忙拿起一方香帕,为永乐帝拭去胡须上的瓜汁。 
  “皇上,奴才这就去迎王公公进来,是不是要奴才回避呢?” 
  “不必了,王安说的你要应该多听听。以后朕身边的事情你也要多操心。” 
  永乐帝握了握林沐风的手,淡淡一笑。林沐风亦付之一笑,却显得有些牵强。 
  林沐风去为王安开门,永乐帝却微微皱起了眉。林沐风的手异常冰冷,难道他有什么把柄被王安抓住了不成? 
  御书房的门被打开,林沐风目光如电瞪着王安。王安却依然保持着他贯用的假笑。 
  “多谢林公公为咱家开门,皇上最近全靠林公公侍奉呢!” 
  “那是咱家的本分,王公公太客气了。” 
  两人面上都带着笑,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。 
  “奴才王安给皇上请安。” 
  王安倒身向永乐帝行礼,林沐风已悄无声息地站在林沐风的身旁。 
  “罢了!王安,你今天来见朕是不是有什么要事?” 
  永乐帝不以为然的继续品尝着水果,林沐风一边喂永乐帝吃水果,一边却有眼稍偷偷瞟着王安。 
  “启禀皇上,江南自清除太湖水匪之后,在杭州府又发现了一个神秘的组织。” 
  “哦?那是什么组织?” 
  “回皇上的话,这个组织叫做正义盟。他们都是一群江湖匪类,专门与朝庭做对。奴才已经查明,上次在余杭城劫持林公公的正是他们。” 
  “什么?王安,你是说沐风那次省亲时劫持他的就是这个正义盟?” 
  永乐帝不觉已动容,王安依然保持着伪善的笑容。林沐风尽量想保持内心的平静,却还是脸色已煞白。 
  “回皇上的话,的确是正义盟劫持了林公公。他们一直与东厂做对,并多次暗杀东厂的太监。当时他们误以为林公公也是东厂的太监,所以就劫持了林公公。可是后来他们得知林公公不是东厂的太监,却又逼着林公公帮他们从南京守备手中救出朝庭钦犯,这一切全是他们的计谋,却害得林公公受了罪。” 
  “哦?果有此事?沐风,那些劫持你的是不是这个正义盟的人?” 
  永乐帝望着林沐风,林沐风的脸色更加苍白,紧锁着双眉。王安的心情仿佛不错,一双贼眼也盯着林沐风。 
  “皇上……奴才不知道……那些贼人并未说他们是正义盟的人,奴才也没听说过什么正义盟。奴才只知道被贼人劫持而已……” 
  “嗯!看来此事事关紧要,王安,你速去查明正义盟的事情。如果当真是他们劫持了沐风,朕定不饶他们!” 
  “奴才领旨!” 
  王安低头谢恩,却忍不住心中窃笑。 
  林沐风明明在撒谎,金福曾说过,将林沐风出卖给正义盟的人是林清儒,而林沐风也知道自己被带到了正义盟。看来林沐风在正义盟一定有什么故事,否则正义盟的人会什么没有杀他,而他又为什么要护着正义盟…… 
  王安依然不动声色,如今已讨得了圣旨,自己精心制订的计划就只等着林沐风自投罗网了…… 
  (四十九) 阴谋'VIP' 
  江南正义盟,水寨之内雷盖天端坐在聚义厅内,心中却是无比烦闷。 
  沈孟飞已回到了水寨,朱宝蟾依然紧跟其后。两人象是闹了什么别扭,并不言语。雷盖天却总感觉到似乎沈孟飞有什么心事。 
  朱宝蟾也没有多言,只是将一幅画卷交给了雷盖天。雷盖天展开了画卷,却是楚云天亲笔所画的一幅自己和他练功时的情景。睹物思人,雷盖天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。 
  朱宝蟾告诉雷盖天,自己和沈孟飞去过神医谷也见过了何霞天。雷盖天一直无语,只是默默地收起了画卷。 
  朱宝蟾再三嘱咐沈孟飞一定要等她的消息,然后再制订营救林沐风的计划。沈孟飞既没有应允也没有拒绝。 
  朱宝蟾已回金陵城去,最近应该就会有林沐风的消息了。 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
  紫禁城皇宫内,大内总管王安的寝室中,王安正与刘金明密谋着什么。 
  刘金明一双贼眼左转右转,王安原本肥硕的脸庞已显得更加臃肿。 
  “金猴儿,你说的都是真的?那林沐风最心爱的那只破笛子已断成了两半?而且他还总是一个人拿着两半破笛子流泪。” 
  “大总管,千真万确!您安排在林沐风身边的小太监可是看得真真的,要不是路顺突然过来,小太监本来是想将那只竹笛偷来让您瞧瞧的。” 
  “不急!金猴儿,咱家自有妙计!今夜林沐风一定还会留宿在御书房内,到时候咱家亲支开路顺,你悄悄潜进林沐风的寝室,将那只破笛子盗出来,我自然有办法让林沐风自投罗网!” 
  “是,奴才明白。” 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 
  王安与刘金明相对阴笑,一场阴谋已开始实施。 
  酉时初刻,刘金明目送着林沐风去了御书房,又悄悄潜回了林沐风寝室附近。 
  小太监路顺正在收拾着林沐风的寝室,门外却传来一声干咳。 
  “咳!林公公,咱家特意来瞧瞧您,听说新近您的身子骨又不太好,可服了杜院使的药方么?” 
  小太监路顺听得出是王安的声音,连忙掀开了珠帘,迎上前去。 
  “回大总管,林副总管去御书房伴驾了。小的正在收拾房间呢。” 
  “是吗?真不凑巧……” 
  王安仔细打量着路顺,一双眼睛已眯成了缝。 
  “咱家本来想瞧瞧林公公的病情,看来林公公已无大碍又能伴驾了。” 
  “回大总管,林副总管前些日子只是偶感风寒,服了杜院使几贴药早就没事了。谢谢大总管的关心。” 
  小太监路顺小心回着话,心中却有些忐忑不安。王安素来与林沐风不和,他今日前来到底有什么目的。 
  “呵呵……咱家真是老糊涂了,前日子有人送给咱家几根上好的野山参,还有上好的燕窝。咱家说今天来瞧林公公时带上,怎么放在桌子上却忘记拿了。身边的这些个奴才也全不中用,没有一人给咱家提个醒的。” 
  王安叹了一口气,又笑望着路顺。 
  “路顺,你随咱家走一趟。取了东西交给林公公,就说咱家来看过他了。” 
  “这……” 
  路顺有些踌躇不前,王安的脸已阴沉了下来。 
  “怎么?咱家这个大内总管还使不动你路公公吗?” 
  “小的不敢!” 
  路顺见王安已变了脸色,着实吓了一跳,连忙跪倒在地。 
  “得了!少啰嗦了,随咱家去取东西,咱家又不是老虎,你这小奴才怕哪门子?” 
  王安已转身向自己的寝室走去,路顺不得已随手掩上了林沐风的寝室的门,随着王安前去取东西。 
  直到二人的身影消失不见,刘金明才从角落里现身,如鬼魅一般轻轻打开了林沐风寝室的大门,溜了进去。 
  林沐风的寝室布置得非常雅致,并没有多少值钱的摆设,刘金明一边寻找着竹笛,一边搜寻着值钱的东西。 
  不一时,刘金明在林沐风的床上发现了一个紫檀木的盒子,看样子里面应该藏着什么付钱的东西。 
  刘金明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锦盒,里面的物品却用红绸包着。刘金明满心欢喜,打开了红绸,里面却是一支断成两半的竹笛。 
  刘金明将竹笛收好,将事先准备好的另一只笛子原封不动地用红绸包好,原放入紫檀木盒中,又随手顺了几件精致的小物件,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林沐风的寝室。 
  刘金明离开之后约有半柱香的时间,小太监路顺才回到了林沐风的寝室中。 
  路顺将手中的人参和燕窝全都放在桌子上,退了出来,才回到自己的寝室中休息。 
  王安独坐在寝室中,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。 
  小太监刘金明鬼鬼祟祟地溜进了王安的寝室,将林沐风房中盗得的竹笛交给了王安。 
  王安手握着两半个竹笛,示意刘金明附耳过来…… 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
  御书房内,龙床之上。 
  永乐帝紧紧拥着林沐风已然入睡。 
  “孟飞!快逃!” 
  林沐风突然从梦中惊醒,却惊了了一身冷汗。 
  永乐帝也被吵醒,轻轻抚摸着林沐风的青丝,面带不解之色。 
  “沐风,你刚才说什么?什么快逃?” 
  林?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bet356黑钱加入书架